主页 > 聚焦专业 >《新世纪福尔摩斯》第 4 季首集剧评:诡谲的 3 个隐喻与 >
2020-05-27

《新世纪福尔摩斯》第 4 季首集剧评:诡谲的 3 个隐喻与

文/叶子

sherlock_4-1_29《新世纪福尔摩斯》第 4 季第 1 集就有重要剧情突破。

之所以在这篇评论的一开头,写了这幺长一段看似与本片无关的个人体验。事实上,这绝对是故意的。因为情感上,我不想这幺快就面对本片后段,令我情绪上有点措手不及、急转直下的剧情转变;就理智上,我希望能用这个看似无关的小故事,来点出这集最主要想阐述的主题——不确定性。

六尊铁娘子的隐喻

sherlock-six-thatchers-featured相信大家在看到剧照的时候没想到会是这结局。

先从本集的题目〈The Six Thatchers〉谈起:柴契尔的雕像被打破了,到底象徵着什幺?为什幺福尔摩斯一路上拒绝承认自己知道柴契尔夫人是何方神圣?为什幺是「六尊」雕像?回顾英国当代政治史,柴契尔夫人绝对在其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:她不仅是英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首相,更因其服膺「正确性」而非「民意」的政治哲学,使得其施政措施不是那幺讨好一般民众。她所倡行的自由经济,将英国过去偏向社会福利国家的政治风格,往右拉了一些。她曾说:「我不是一个讲求共识的政治人物,我是个讲求信念的政治人物。」也因如此,被冠上了「铁娘子」( The Iron Lady )的称号,而柴契尔竟也乐于接受。

本集剧中一再地出现柴契尔的雕像被打破,甚至其中有一度让雕像脸部的神情与福尔摩斯叠合。这样的视觉安排便隐喻了福尔摩斯——那种服膺科学与逻辑理性到不近人情的性格,与柴契尔的铁血有某些连结。他甚至向华生抱怨:「当我选择了理性逻辑( hard logic )时,你却选择了浪漫而异想天开( romantic whimsy )。」而雕像一一被打破,则隐喻了福尔摩斯一直以来充满自信、狂妄、目中无人的性格。随着剧情的推进,从一开始一直以为与莫里亚蒂的阴谋有关、错认 Ammo、到最后无法实践自己保护玛莉的承诺,一步一步,福尔摩斯的自信狂妄目中无人,跟着铁娘子被膜拜的偶像被击碎。

799b7ffb8a494b2ccbac177cd138b085柴契尔的雕像被打破了,到底象徵着什幺?

这样的矛盾从一开始就看得出来:当福尔摩斯在最高机密的会议中,表现得屌儿啷噹,一边滑手机一边嗑零食。我们甚至在画面中捕捉到,他试图把零食往嘴里丢却没丢进时,就开始暗示他往后的路了;当雷斯垂德拎着一个破碎雕像来找福尔摩斯时,雕像的脸合成在福尔摩斯脸上被击破,接着雷斯垂德问他:

一路上,每个人都讶异,福尔摩斯居然不识得柴契尔夫人。我相信一开始他是为了问案而刻意装傻,但随着剧情急转直下,他已渐渐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。即便如此,「自大」与「自信」一直驾驭着他,还有自满到溢出来可以分给雷斯垂德去邀功。甚至最后前进至深的水族馆内,面对潜水已久的 Ammo,他忽略了 玛莉的阻止,无视被逼到墙角的 Ammo 可能做出玉石俱焚的反扑,而继续卖弄他的推理能力。直到 Mary 倒下,华生无助的哀嚎,对他嘶吼着:「你发过誓的!」此时,福尔摩斯的脸被重重的击碎,就像那 6 尊柴契尔雕像的下场一样。

数字之谜

本片隐含了 2 个重要的数字,「 6 尊」柴契尔雕像与骰子的影像相叠出现,隐喻了一直讲求理性逻辑的福尔摩斯,其实不过是一名赌徒。骰子的 6 个数字,就像 6 尊雕像中的秘密一样,并非福尔摩斯可以凭他特有的预感( premonition )来推理出来的,因为:就算理论上有 1/6 的机率,事实上却永远存在着一种可能:那就是「无论你掷多少次,永远不会出现某个数字」的情况。

另一个有趣的事,便是「 4 名」特工的缩写。在一开始的机密会议中,Mycroft 便替在场的人员取了 4 个代号:Antarctica、Langdale、Porlock、Love。有趣的是,前 3 个字不是地名就是旅馆名,唯有 Love(爱)是个突兀的设定。但有个显而易见的臆测,当 「Ammo」 这个名字首度在片中被提及,说明此人便是内奸时,为什幺笔者居然比剧中的福尔摩斯更早联想到 Ammo 其实就是法文的 Amore(爱)?另外本片 4 名特工的姓名缩写 A.G.R.A.,更在他们垂降出现在人质拯救现场那一幕,用了切割画面的方式来「指名道姓」地呈现。

Tinker-Tailor-Soldier-Spy-image《谍影行动》改编自勒卡雷的作品。

这样的 4 个代号缩写,早在 1974 年英国作家约翰勒卡雷所写的小说、以及 2011 年的同名电影《谍影行动》中,将这种斗智不斗力,充满幽暗诡蹫冷战氛围,以及英国人特有的「彆扭」性格,发挥得淋漓尽致。有趣的是,这部电影的设定,便是主角试图在英国情报局,从这 4 个情报员里,揪出真正的内奸。加上演出福尔摩斯的班乃迪克康柏拜区也在其中饰演关键的彼得 一角,而该片最后的结局也真的出人意表。因此我猜,这样的连结并非巧合。

隐喻再隐喻

本片背后有段寓言故事〈 Appointment in Samarra 〉,这故事原着是美国作家 John O’Hara 于 1934 年所写,原着故事讲的是一名僕人受主人所託,赴巴格达市场进行採购。僕人在市场遇见死神所扮演的妇人后,脸色苍白且颤抖着跑回家,跟主人借了马匹,赶到 Samarra 希望能躲过死神。主人跑至市场,质问妇人为何看到他的僕人会吓一跳?妇人说,我会惊讶,是因为我今晚在 Samarra 跟他有约,但为何白天他还出现在巴格达的市场里?

而本集福尔摩斯的版本,省略了僕人的角色,直接以商人(主人)自居。但不管角色为何?更不管这样的修改是否带有另一层隐喻?对我而言,这故事便直指了「宿命论」的核心。福尔摩斯一向不喜欢这个寓言故事,因为宿命并非理性逻辑的「决定论」( determinism ),而带有比推理、预测更为激情的人性弱点在其中:理性上我们知道人难免一死,但感性上却极力避免其发生。这一点,让福尔摩斯产生了矛盾,拳拳到肉打击着他。当一切的一切都不再能被预期能被推理时,福尔摩斯到底还留存着什幺?无怪乎最后他必须寻求非科学的心理治疗,因为当一切都变成不确定的时候,他不过是哈德森太太被嘱咐提醒他太过自信的一个 Norbury( Nobody,无名小卒谐音)。

突然想起另一齣英国影集《超时空奇侠》,在第 9 季的第 11 集 〈 Heaven Sent 〉 中,主角博士在该集中讲述了一个格林童话—聪明的小牧童—之寓言故事,用来隐喻该集想探讨关于「永恆」的概念。我想,同样的剧作家,写出了这两部应该算当今英国最受欢迎的影集,将这种「双关语」式的隐喻风格,透过一个大的寓言故事,去陈述、影射、讽刺、呈现超越剧情演进更深一层的寓意。

这样的陈设十分有趣,有趣的点在于:当剧中的侦探或博士,试图抽丝剥茧将真相摊开在阳光下时,这两齣剧的编剧,却用一层又一层的隐喻与寓言故事,将这些不易说清楚,或是老生常谈的人生道理,像迷宫一样包起来,并将观众困在其中。这会惹恼粉丝们吗?一点也不,因为,这就像玩游戏一样,太简单的游戏不好玩。在几近于脑内小剧场的挑战里,对观众的角色扮演游戏而言,如何从这游戏的过程中,加入诡蹫多变的英式谍报风格,并能在每一次解开谜底的同时,甘心继续面对下一个谜团,还能笑着说:「My game has started」。此时,这隐喻已经走到了某种层度的极致,因为,我们不仅看着我们所信赖的福尔摩斯,不再像以前那样神一般地精準,也一而再再而三地问自己:究竟我还拥有什幺?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