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文化联盟 >每天写不完的功课 绿玫瑰:您关心孩子的过劳吗? >
2020-05-22

每天写不完的功课 绿玫瑰:您关心孩子的过劳吗?

曾几何时
小一学童的书包厚度,堪比甯采臣的书柜家当
其可以锻练腕力的重量,都足够拿去压泡菜了

文/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

您曾经注意过孩子的功课量吗?

某天,我跟DAHLIA在路上,巧遇邻居接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放学,在打招呼的时候,我看到孩子的书包既大又厚,一时兴起向他们借来拿一下,一到手边,我忍不住惊呼:「哇,天啊,也太重了吧?」邻居一脸看我大惊小怪的样子,回:「妳不知道喔?现在都这样!」

我们老把教育改革挂嘴边,期待给孩子快乐且拥有更多思考空间的学习环境,但现在看起来,这根本是说一套做一套,曾几何时,小一学童的书包厚度,堪比甯采臣的书柜家当,其可以锻练腕力的重量,都足够拿去压泡菜了,回想30年前,那个升学主义挂帅的年代,我书包也没这幺重啊!

再者,其实我们这一代父母挺难为的,除了因为薪水不足以支付所有开销,几乎无法留任一方全职照顾小孩以外,连小孩的上下课时间,也要配合家长工作行程,对孩子来说,早上要比父母早到学校,晚上要等父母下班,才能到安亲班来接自己。

书包的重量,加上每日学习时数,现代的孩子真的是过劳啊!试想一下,若早上9点进公司,傍晚6点离开,忙了一天的我们,回到家是不是累炸了,只想躺在沙发当马铃薯?那,您有没有关心过6、7点去上课的孩子,回家还要写功课到深夜,这真的是人生的意义所在吗?

数日前,我看到一位爸爸将孩子的课本撕烂,起因是老师给予的惩罚功课实在太多,要小五男童抄写社会课本共22页,男童还曾有凌晨3点在赶作业的经验,虽然有人质疑父亲不该用撕课本的方式来抗议,但您知道吗?面对这种压力,那孩子有多不快乐?撕课本纵使有点暴力,但那是一种代表「孩子我挺你」的仪式,换做是我,我也会做类似的举动。

台湾的教育方式,讲起来很多元、很自由,但骨子里还是只重视分数,试问罚写社会课本有何意义?抄了几次就记起来,然后呢?现在网路这幺发达,很多知识、法律直接动手查一查就好,需要用这种方式来逼迫孩子读书吗?

这要靠家长自我觉醒,除了必须的知识基础,我们是不是该把重点放在孩子的礼貌应对、生活伦理与强健体魄上?每天塞那幺多功课,让孩子写到了无生趣,每次考试考不到满分,天就要塌了,这是哪门子的教育呢?只是一代比一代更敢填塞的鸭池罢了。

★ 我是不婚妈妈「焦糖绿玫瑰」,唱片线记者出身,现职网路专栏作家。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,心思细腻敏感的我,如何边工作、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?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:「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」粉丝团、「焦糖绿。玫瑰caramelgreen」部落格。

孩子课本玫瑰功课书包焦糖caramelgre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