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文化联盟 >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 >
2020-06-11
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
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


近日,郑少秋与妻子官晶华一同出现在上海某酒店大堂被记者拍到。当天,两人都穿着休闲装準备外出吃饭,走出酒店后两人迅速上车离开。据悉,1989年,官晶华与郑少秋正式注册结婚,二人育有两个女儿。结婚之后,官晶华即放弃演艺事业,退出演艺圈。可以这幺说,官晶华突然在媒体前曝光,引发舆论哗然,网友更是不遗余力的揭开当年郑少秋与沈殿霞所谓的「离婚内幕」。流传最广的,就是官晶华插足郑少秋沈殿霞婚姻,直到今日,官晶华依然有亏欠沈殿霞的悔意,而肥姐生前则「无法原谅官晶华」。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幺呢?
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  


如果把人生比作一场戏,香港着名司仪「肥肥」沈殿霞已演了近20年的「独角戏」。因为「男主角」郑少秋在近20年前被一个叫官晶华的女人「盗」走了。官晶华到底做了哪些对不起沈殿霞的事情?我们不妨一一来看。
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  

  当年戏校毕业的官晶华,出道不久就碰上了一个女演员梦寐以求的机会,在郑少秋主演的《楚留香新传》里饰演一个重要角色。当时郑少秋饰演的风流倜傥的「香帅」风靡港台,不知「盗」走了多少女人的芳心,年纪轻轻的官晶华也在此列,所以不顾二人年龄的差距,从崇拜到爱慕和郑少秋走上了异常坎坷的情路。就在二人热恋之际,传出沈殿霞怀孕的消息,但二人爱火却越燃越旺。当时郑少秋因受不了来自舆论的压力,提出和她分手,二人就此分开了。但没想到饱受相思之苦的郑少秋又一次找到了官晶华,这次聚首一如天雷勾动地火,二人决定不顾一切地要长相厮守,最后于1989年注册结婚。
  
    郑少秋和沈殿霞在同居9年后,终于注册结婚。二人的结合一度被传为佳话。肥肥显然很满足,并且对郑少秋投入了全部感情。当时肥肥因为患有高血压及血糖过高,属于怀孕的高危人群。不过由于郑少秋很喜欢孩子,所以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怀孕生女。但这时官晶华出现了,肥肥还未做完的「三口之家」的美梦就这样破碎了。据悉当年肥肥在加拿大待产时,郑少秋却留在香港。肥肥剖腹产下一女后,郑少秋则提出离婚。
  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  
       肥姐当年病的很重,曾有大批媒体记者在肥姐入住的玛丽医院附近守候,而女儿郑欣宜的姨妈、姨夫与舅舅也大约在早上9点多钟到达医院,但却一直不见其前夫郑少秋。此前,肥姐病情告急入住玛丽医院时,郑少秋还携同女儿经常前去探望。但最近一段时间,肥姐病情加重,郑少秋却一直没有再来。一位香港娱乐圈内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郑少秋绝非绝情忘义之辈,主要是因为有人从中阻挠,不让他再来看肥姐。日前,某週刊记者在官晶华面前提起肥肥的病情时,官晶华也怒气冲冲地说:「她(肥姐)有什幺事,都不关我们的事。」
  
       肥姐直到离世也无法原谅她。当年,红透香港的金牌司仪肥姐不顾舆论压力,同郑少秋同居九年后,毅然注册结婚,并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为其怀孕生女。然而却正是在自己怀孕期间,由于官晶华的插足,导致女儿刚刚出生两个月,郑少秋就提出离婚。肥姐上月接受《鲁豫有约》曾说,「我一直哭,还没有坐满月,这眼睛已经哭花了。」虽然二十年过去了,肥姐也开始释怀,终于在前不久的一次节目中原谅了郑少秋。但对于她,肥姐一直到离世都耿耿于怀,「什幺都可以不计较,只有这件事不能不计较。」
  
糖尿病怀孕有多危险?
糖尿病是可以怀孕的,不过糖尿病患者妊娠对母儿健康有较大的影响。糖尿病是一种因胰岛素分泌相对或绝对不足而引起的代谢疾病,妊娠时可使糖尿病病情加重并複杂化,使血糖难以控制,母婴易发生多种併发症,如流产、早产、羊水过多、妊娠高血压综合徵、感染、酮症酸中毒以及新生儿窒息等。
所以建议在医生的指导下怀孕,应注意:
1、适当控制饮食。摄入过多,不利糖尿病康复;摄入太少,不利胎儿生长发育。所以,应请营养师指定一份食谱,既利于控制孕妇病情,又利于胎儿生长发育。
2、孕期不宜口服降糖药,以免通过胎盘到达胎体,造成新生儿低血糖症或者畸胎,甚至死亡。
3、病情轻的,可通过饮食控制血糖在正常範围内;病情重的,可遵医嘱注射胰岛素。
4、定期去产科和内分泌科作检查,包括查眼底、肾功能、B超、胎盘功能及胎儿情况。若发现眼底、肾功能恶化,应立即终止妊娠。
  
关于往事,肥肥自己这样说…
沈殿霞一生最爱郑少秋 曾撰文自曝离婚内幕
 香港知名女艺人沈殿霞于今早病逝,终年60岁。回顾肥肥的一生,儘管曾经传过几次绯闻,但她最爱的却只有前夫郑少秋一个,可惜二人缘尽分手。肥肥生前曾写过一篇文章《感谢前夫郑少秋》,其中真实地记录了她的心路历程,原文如下:  

  我从小就被亲友唤作「肥肥」。20岁出头,我已出演了三部电视剧,主持两档电视节目,还和当时香港的音乐才俊罗文组成「情侣合唱团」到世界各地巡迴演出。从那时起,我在香港娱乐圈就有「国际警察」的美誉了,因为姐妹们总把各种闺中隐忧跟我讲,男艺人也都把我当哥们,拉我出去喝酒排遣压力,夫妻间有什幺矛盾也找我调解。我想大概是我比较豪爽,外表又不出众,大家面对我时都比较有优越感,不当我是竞争对手,愿意卸下心理防御把我当自己人。  

  世事弄人,我生命中唯一的一段婚姻竟也是这样「揽」入怀中的。上世纪70年代中期,我跟郑少秋、李琳琳、陈浩到马来西亚拍戏两个月,其间我请了几天假回香港宣传另外一部戏,回马来西亚时郑少秋当时的女友森森托我帮她带一封信给「阿秋」。我以为是浓情蜜语,一见到阿秋就兴奋地跟他说:「请喝茶,我替你带了情信。」之后一直到吃晚饭,所有人都找不到他,原来他躲在厨房里哭,那时我才知道那封不是情信,而是分手信。我觉得有些内疚,之后,我跟李琳琳、陈自强说怕阿秋会想不开自杀,我们天天邀他逛街吃饭,连看电影也叫上他,后来我俩渐渐亲近起来……人的感情真的没法解释,要发生的就会发生。我跟他接触多了,发现他非常顾家孝顺,工作态度相当认真,一天到晚都在看剧本,所以我才放心跟了他14年。  

  女儿欣宜)刚8个月大时,我和郑少秋因为有第三者介入而分了手。离婚后那几年我确实很辛苦,内心很痛苦,女儿又小,我患上了抑郁症和糖尿病,头髮都掉光了,生病住院连个倒水喝的人都没有,那时真看不到未来的方向。  

  记得有一次去加拿大看母亲和女儿,一群华人在街区认出我,说:「咦,肥姐,好久没看到你的新喜剧片了,快些拍片,你可是『香港开心果』呢!」当时这句暖心的问候语让我开了窍:我的婚姻虽不开心,但很多人还等着我带来开心呢,况且我不能停下工作,母亲和女儿的生活都必须由我负担,我要用正面、积极的工作态度让她俩过得幸福。  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  
  于是,没有头髮的我也开工演出了,我做了一顶假髮,这就是日后经典的「爆炸头」。后来头髮重新长出来了,我也坚持戴假髮,这幺多年下来,家里已经有四五顶假髮,平时会像对待真发那样对待它们,替它们涂护髮素、做发膜,之后还要用温水把它们洗干净,再用髮夹把它们捲起来。现在很多人还以为,这幺经典的髮型肯定是由造型师专门设计的,我却自豪地告诉各位,这是战胜命运的恩赐。  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  
   此后几年,我虽然战胜了敏感脆弱的情感,走上生活与工作的正轨,但对前夫仍不能释怀,不準周围的人提他的名字。人生如戏,确实没错!离婚后我们没再联繫,但不知道为什幺,在小小的香港娱乐圈里竟然也一直没有遇到过。有时想想,真是缘分尽了吗?只有一次,很戏剧化,我和郑光荣夫妻一起在海港城自动扶手电梯上,海港城两条自动扶手电梯并列着,一上一下,郑少秋刚刚在我们身边经过。郑光荣先看到他,很自然地打招呼喊:「阿秋!」我看过去,郑少秋刚好看过来,顺口就问:「女儿呢?」我说:「在加拿大读书啊!」这时,我们已擦肩而过,我没有回头望他,我想,他大概也没有回头。人生就是这样,好多事过去就过去了,好像两个人擦肩而过。你说没缘分吗?不是,有缘,但又各有各的方向……  

  夫妻间的情感可以淡去,但父女亲情不可磨灭,女儿欣宜对她父亲很有感情。前年她毕业,阿秋在毕业典礼上突然出现,女儿开心得不得了,很激动地搂着父亲合影,我看着女儿激动的神情,突然很感动,觉得自己应该感谢郑少秋,感谢他让我看到了女儿真正的笑容!  

  2006年,是考验我和女儿的难忘一年!8月底,我在主持一次大型慈善演出后紧急入住养和医院,当时的诊断是胆管严重阻塞并且发炎,立即做了胆管疏通手术。不料,手术后病情急速恶化,后来医生诊断问题出在胰脏,是罕见的胰脏肿瘤。9月初,我被转到玛丽医院,经过精密详细检查后,院方为我进行了连续38小时的大手术,从胰脏上切除了重达6磅的肿瘤。由于我有高血压、糖尿病,再加上心脏有毛病,当时情况很不乐观!  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  
  女儿是我在生死一线间的灯塔,她在病榻前守候我20多个日夜,并与她爸爸悄悄沟通,让他到医院多次探望我,还费尽心力对在加拿大的95岁的外婆隐瞒我病重的实情。11月4日,从胆管阻塞到胰脏肿瘤,再到糖尿病併发症,在鬼门关前转了三遭的我竟奇蹟般顺利出院了!回到家中,女儿赶忙为我的大床换上舒适的床垫。我们母女俩躺在充满阳光香气的床头,都哭了。  

  几天后,女儿在博客上写道:所有关心、惦记妈妈病情的朋友们,非常谢谢你们陪伴妈妈走过风雨,你们放心,我会好好保护妈妈的……看到女儿的留言,我泪眼模糊,只觉得那个胖胖的、爱哭的小女孩长大了! 
  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  

郑欣宜自曝最惨时仅有100元从未求助父亲郑少秋
为什幺妈妈那幺有钱,郑欣宜却会如此穷困呢?原来是母亲死前担心女儿乱花钱,所以规定她在35岁以后才能动用2亿遗产,在那之前只能每个月提领2万块当生活费,并叮咛她要做个有用的人,去工作!不可以偷懒,真是有心良苦!
郑少秋得知后心疼地说
「为什幺她不找我?我这个女儿,个性好固执,都不肯跟我要零用钱。」
「我很早就跟她说过,有需要就找我,我可给她零用钱。女儿如果不靠爸爸,还可以靠谁?真是傻呼呼!又不懂照顾自己……」
羽逸觉得一个月就算只有2万,若财务规画得宜,也不致于会剩那幺少的,看来妈妈肥肥的这番用心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女儿,希望她在35岁前可以学会控制自己的花费,不负妈妈苦心!
「肥姐不顾生命危险为他生女,女儿出生了…」一代大侠与肥姐离婚
四个女人一世情债郑少秋自言愧对沈殿霞
如果不是他的张无忌那幺经典,之后的梁朝伟、吴启华亦不会被比下去﹔如果他不是把丁蟹演得出神入化,出现「据说」影响香港股市的「神奇力量」,也就不会有「丁蟹效应」,让股民们「一见郑少秋,马上抛股票」。但是,他的感情生活却远远没有事业来得成功。一度是千夫所指的负心汉,郑少秋始终爱得拖泥带水,注定累人累己。

  对待感情优柔寡断

  郑少秋的戏固然好看,但还是不及他的感情生活「精彩」。郑少秋对此也是感叹万分,甚至「试图」用星座为自己辩解:「可能因为是双鱼座,我需要爱情。一段感情去了总会有一段接着来,从来没有间断。」他更戏言自己像刚演完的角色刘邦,「胆小怕事」,又喜欢「偷看靓女」,但又更像张无忌,优柔寡断,特别有异性缘,「张无忌自小丧母,有种恋母情结,异性对他好,他会马上投降。我跟他一样欣赏女性,经常觉得女人是上帝最好的杰作,当然喜欢『看看』啦。每个女人都有优点,我很喜欢发现那些优点。」

  四个女人四段感情

  郑少秋的第一段感情,是他演话剧时认识的女友,两人背着父母同居,直到女儿出世后才搬回家。不久两人因性格不合分手,女方二话不说就抱着女儿离开了。「那时大家都还小,二十来岁的人,大家都不懂体谅对方,分手的原因很简单,一个喜欢早睡,一个是夜猫子。年轻太执着,只有是非黑白,没有中间地带。」

  郑少秋的第二段感情,是1970年和艺人森森谈恋爱,可是对方母亲得知他已有一女后,坚决反对,棒打鸳鸯散。后来沈殿霞出现了,两人在电台认识,沈殿霞介绍他拍电影,在事业上帮助了他很多,经历了十年的同居生活后,两人才结婚。1987年欣宜出世,两人却戏剧性地在一年后离婚。有传言称,在沈殿霞怀孕期间郑少秋已经恋上了官晶华,因此他也一直被指是负心汉。

  对沈殿霞深怀愧疚

  虽然演过《誓不低头》,但郑少秋在很多场合却肯「低头」向他深感愧疚的前妻沈殿霞认错。「是的,以往两段情是我处理得不好。对大女儿和欣宜,我有歉意。」活了大半辈子,谁没有「旧恨心魔」,认句错,一笑泯恩仇。

  「我只会说,我对每一段感情都是认真的。我其实思想很保守,每次都希望能够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之前已经失败了一次,已经背了一个污名。这次其实也花了心机去经营,但奈何不懂得处理。当然有歉意,不要说是夫妻,就算是朋友分开了都会觉得可惜的。」

  几年前,沈殿霞主持无线电视台的一个谈话节目,有一期的嘉宾就请来了「负心汉」郑少秋,那也是两人自离婚后第一次在电视节目上相遇。在节目结束前,沈殿霞用极快的语速问了一句:「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很久了,想借这个机会问问你,你只用答Yes或No就行!究竟十几年前,你有没有真真正正地爱过我?」郑少秋闻言一呆,然后笑着说:「好爱你。」三个字,让沈殿霞泪洒当场。

  还有在刚刚过去的无线台庆上,这样一幕让人印象深刻:沈殿霞在后台的走廊补妆,郑少秋从她背后走过,沈殿霞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:「你刚才表演得不错。」郑少秋闻言停下脚步,回头答了一句:「谢谢啦。记得和女儿这样说啊。」两人的默契在这些平常的对话中表露无遗。看来,沈殿霞也放下了心中的恩怨,两人总算是一笑泯恩仇。

  为官晶华不谈旧情

  谈及旧爱,郑少秋答得小心翼翼,因为曾有传官晶华不想郑少秋再谈旧情:「她绝对有权这样做,是女人都会介意的。」与官晶华结婚15年,育有两个女儿,「我喜欢典型的传统中国妇女,温柔体贴,贤良淑德,男主外、女主内的那种。可能我小男人吧。女强人我驾驭不了,还是喜欢小鸟依人,我太太可以给我这样的感觉。」可惜,沈殿霞性格截然不同,郑少秋这样说,相信已经是最佳的解释了,「婚姻就像读书,读得越多可能越好,我以前是小学,现在是大学,但仍然在学习中,可能永远都无法毕业。」

  天生「岳父」命

  郑少秋的四段感情,和三个女人生下了四个女儿,让他直言是「一身女儿债、天生岳父命」。和第一任妻子生下的大女儿安仪已经十年没有联繫:「很多年前我供她上大学,但供完之后,就一直没有联络了。都不知道现在走在街上碰到还认不认得……对于她,我有遗憾。」

  说到二女儿欣宜,郑少秋显得比较开心,虽然自小没有与她一起生活,但起码沈殿霞没有阻止两父女相处:「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通一次电话。怕她减肥太辛苦。遇上我生日、父亲节,她也会主动打电话给我。不过,见面机会始终比较少。」

  对于自己与官晶华的两个女儿,郑少秋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刚刚合格的父亲:「现在教女儿要像朋友一样相处,要了解她们的感受,做父亲还要学会识趣,我还在拿捏中,比维繫一段婚姻更难。唉,总之一句话,女人都是难搞的。」

高登丝打台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hksisterworld?ref=hl